唠文学

  • 越过夕阳的窗

    金色的光辉照耀大楼的外墙,我从大楼窗户上看见了夕阳。这是一个很艺术的角度。有时我也直接与它对视,看着橘色的大饼挂在地平线上,很快将被完全吞噬。我喜欢摄影,但相机的自动测光功能总是不够智能,容易把这样…

    2023年 11月 1日
    469
  • 两杯纯茶

    才走到店门口,就听见店里小哥热情地吆喝起来:“绿茶和四季春茶一杯,少冰少糖,加脆啵啵!”他知道是我来了,“哥哥,这边扫码付款。” 两杯纯茶八块钱,各加一份脆啵啵,拢共才十块,既满足了我的嘴巴,又不损害我的…

    2023年 10月 30日
    261
  • 我奋力眨巴着眼睛

    我奋力眨巴着眼睛,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多。从零星几点,到串联成片,我甚至看到了银河——我想那应该是银河。 一次眨眼就是一次快门,一帧影像。可惜内存有限,我把幼时的记忆丢了大半。唯独不见一丝云彩的夜空,密密麻…

    2023年 10月 28日
    187
  • 我如何面对不可避免的死亡

    致信 亲爱的家人、朋友们: 死亡是人的肉体不可避免的结局,身后事是我们作为人的最后的一份自由。为此,我写下这份文档,阐述我对死亡的认识和各项安排。 我志愿成为一名纯粹的马克思主义者,当我的意志消逝,我便…

    2023年 3月 6日
    371
  • 他被摘下了高贵的头颅

    两颗头颅被摘下来放在路边。 我仔细端详这一对兄弟,长得实在不敢恭维:阿凡达颜色的脸,光滑的大脑门折射着阳光,鼻子只剩下一个圆形的洞,狭长的黄色的丹凤眼,厚重的上嘴唇,圆得不能更圆的大嘴,差不多有鼻子的…

    2022年 11月 8日
    415
  • 王小波:不仅会说情话,还会写代码

    从相识初期时王小波俏皮的问候“你好哇李银河”,到相恋过程中两人思想上的不断摩擦,消弭隔阂,相坠爱河。直至后期与友人书信时,末尾短短四字却始终固有一席的“山妻问候”……他对待爱情足够真挚、热烈,他们的爱情令…

    2022年 4月 11日
    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