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正值枫树转红的时节,看到朋友圈里朋友们纷纷发图,自己忍不住心痒痒,但又不想与他人拍摄相同的风景,好几天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满脑子里想着:去哪里拍摄才好呢?

今日有闲,约到邵武的两个朋友,受邀共赴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三人一辆车,携带了相机和无人机设备,一早出发。

先放个视频

奔赴三坊

从邵武沿316国道往南平方向出发,到晒口大桥后,右转往高峰村,山路弯弯绕绕一公里有余,就见到了指路牌。

左拐再行数百米,就到了目的地,并不难找。

手机地图搜索“三坊”就能找得到,可以直接导航。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指路牌

好一个大山庄

这是一个极大的山庄,无人机即使飞到了500米,即最高高度限制,仍然无法拍到全貌。

按主人介绍,面积有近千亩之多,种植有近20种树木,红枫的数量占比不到3%。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从100米高度俯视山庄

除了树木外,主人还养了鸡、鸭、猫、狗等小动物,整个山庄充满了活力。

这条拉布拉多犬对摄影师十分友好,于是摄影师给它来了个“抓拍”。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名符其实的“抓拍”

火红的山枫

今年来得不巧,红枫染上了病虫害,枝叶算不得茂盛。但仍然可轻易分辨出藏匿在绿树中的山枫。

走进枫树林,这种感觉就越发地明显了。

焦黄的土地,灰白色的树干,红色的枫叶,把天地分成了三份。加上蓝天和山两旁的绿树,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五种颜色,具有极大的反差对比效果,我们都忍不住拿起设备拍照。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在山两旁的绿树的映衬下,山枫更显得妖娆:抬头看,笔直的树干岔开枝桠,生出火红的叶子来,像是戴着红颜色的帽子;山间一阵风吹过,打得人睁不开眼,只听见细细簌簌的声音;低头看,枫叶已三三两两地落下来了,地上紧密地铺着一整层叶子。

从无人机视角来看,枫树林排着阶次,一直蔓延进山里去,仿佛没有尽头。靠外的枫树确实是不太茂盛,我们决定继续往里走。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主人挖好了一条土路,走起来还是比较轻快的。

大约行至百米处,终于遇见一棵较大的树。

它的树叶与枫叶相似,但枝桠开叉得过低,不能判定是不是山枫。一旁还有细细涓流哗啦作响,我们一致认为,是这涓流滋养得它如此茂盛。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随着土路往上走,找到一个光秃秃的平台,似乎已经到了尽头。升起无人机来瞧,这一整片的山枫估摸着有20亩!整体的形状像极了山涧里发源的小溪流,奔腾着直往平原冲去。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探访巨型山枫

在飞行的途中,我们看见了一棵非常巨大的枫树。它枝叶繁茂,参天而立,在一众绿林中十分醒目。

目测距离我们所在的空地的直线距离大约150米左右,但是没有路,只能自己开道。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画面中的三个小点点就是我们

我们没有带柴刀,也没有任何防护装备,但我们想去看看。

经过仔细寻找,我们发现丛林中隐隐约约有一条路,虽然布满残枝散叶,但仍能依稀分辨出曾经有人走过的痕迹。

于是我们便出发了。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各种树木挡住去路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猫着腰才能通过的小路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冰凉的山水

一路上披荆斩棘,绕来绕去,望着那棵树,却无法到达;寻找了多个角度,但因为遮挡物太多,都作罢;我们互相鼓励,不能打退堂鼓,前面二人开路,我负责记录来时的路。

走了大约有15分钟,我们终于摸索着爬到了它的脚下。

抬头看去,没有明显的遮挡。它长得比周边的所有树木都高,而且生长情况良好,树皮光滑,树叶通透,完全没有病虫害的现象。我们三人都高兴坏了,这一趟没有白走!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平心而论,这一张图片并不出众,这棵树也比不上某条路旁有管护的枫树来得好看。但为了真实地看它一眼,我们走过了许多路程,几个朋友共同探险,克服困难,相互帮助,令人难忘。

我想,这就是摄影的意义:这不是一张照片,而是一段回忆。它不是一个人的独行,而是团队的努力。

额外的收获

我们拍完山枫,已经到了12点钟。

主人热情地打来电话,邀请我们共进午餐,我们婉拒了。

饥肠辘辘地往外走,发现路边有红豆杉,定眼一瞧,还长了许多果子。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这可是好东西。我摘了几个就要往嘴里送,另外两位摄影师却不敢下手,生怕有什么问题。

红豆杉的果子不仅可以生吃,还可以泡酒嘞,味道好得很!

这样一说,两位才动起手来。

红色甜,黄色酸,汁液粘稠,口感还不错。

我们每人摘了一点,不敢多拿。科学研究表明,红豆杉的果子里含有紫杉醇类有毒物质,吃多了会中毒。

游记:邵武三坊红枫摄影基地

(颜志发 写于2020年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