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剧掀“耽改”热背后的冷思考

“耽美”二字起源于日本,本意为“唯美”,后经演绎,在中国用以指代“男同性恋”。耽美文学从最初的地摊文学,发展到网络文学,最后经过改编变成“耽改剧”。近年来,一大批“耽改剧”陆续登上网络平台,如《上瘾》《陈情令》《成华十四年》《山河令》等“圈粉”无数,这一现象与时下愈发流行的“腐文化”相结合吸引了众多投资,电视剧立项、拍摄、开播数量暴涨。随着大量“耽改剧”涌现,耽美文化逐渐演变成了“腐文化”(“腐文化”是指受众幻想的、男男之间的、以暧昧或爱情故事为主要内容的一种亚文化)出圈,甚至被很多青少年非理性追捧,带来一些不良影响,需引起关注。

一、“耽改剧”现状分析

1.市场体量庞大。耽美文学发源地之一的晋江文学城,仅网页端年访问流量就达到了2亿人次,旗下有名的耽美小说IP几乎全部售出,其中有超过60部耽美小说正在或已完成影视化筹备;耽改剧《陈情令》腾讯视频平台累计均集点播量1.83亿次。近期,“耽改剧”新作《山河令》的近30天平均指数搜索指数达到了166169,而作为对比,近日引发关注的“北京沙尘暴”事件搜索指数最高值仅有142376。不难看出,“耽改剧”市场体量庞大,且具有很强的粉丝粘性,已形成了具备规模的“亚文化圈”,且正在拓展。

2.受众画像清晰。耽改剧核心之一是对“美”的追求,耽改剧中“双男主”颜值够高,对女性的吸引力尤其高。根据“百度指数”大数据,“耽美”关键词搜索人群性别分布中,女性达到了78.65%;近年来较为出名的“耽改剧”《陈情令》《山河令》《上瘾》的女性搜索占比分别是79.92%、76.93%和81.92%。此外,这些关键词的搜索人群年龄分布主要在35岁以下。由此可见,“耽改剧”的受众主要是年轻女性。

3.变现能力强劲。对于一部电视剧,能“捧红”一个流量明星就是最大的成功。在这方面,“耽改剧”可谓是财富密码。据相关媒体报告,2016年至今的近20部“耽改剧”中,就先后带红了黄景瑜、许魏洲、朱一龙、白宇、王一博、肖战等原本不见经传的流量明星,以小投资撬动了大回报。虽然流量来得快去得也快,但只要抓住流量,再短期的粉丝经济也有不俗的变现能力。如“耽改剧”《陈情令》在超前点播服务中狂揽1.5亿元,主演演员肖战带动《人物》周刊16分钟销售额破千万。

二、“耽改剧”危害分析

1.“兄弟情影响青少年心理健康。为符合监管条件及迎合市场需求,许多“耽改剧”在将耽美原著中的“男同性恋”弱化、改造、包装成“兄弟情”的同时,在舆论场中恶意营销“同人CP”(恋爱关系)。游走于“爱情”和“兄弟情”之间的人物关系,对涉世未深的青少年观众的恋爱观念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损害了青少年的心理健康。

2.“流量论阻碍影视行业发展。影视行业本应是剧本为王,制作为王,但当下许多“耽改剧”片面追求流量,为迎合粉丝和市场的喜好,把故事主线刻意往“炒CP”方向上靠,导致剧情逻辑混乱,故事流畅性完整性差,制作水平低,同质化严重,部分“耽改剧”带动的“营销为王,流量为先”的风气严重阻碍了影视行业的健康长远发展。

3.“同人文引发社会道德冲突。“耽改剧”与耽美文学虽有不同,但异派同源,“耽改剧”也同耽美小说一样出现了“同人文”及“同人漫”二次创作作品。如粉丝以《陈情令》中肖战和王一博为原型创作的小说《下坠》,将肖战刻画成女性角色,甚至有粉丝为肖战创作“女性化”画像,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三、对策建议

1.加强审查力度。要加强对“耽改剧”的监管,通过管理和引导使其尽快走入规范化,抵制噱头炒作回到内容本身,以更加正面积极的形态出现在大众视野。同时,建立投诉受理机制,通过网络、电话等多种形式,及时受理并认真处理群众对“耽改剧”等网络视听节目的投诉,并对群众反映强烈、负面舆论大的作品及时下架处理。

2.探索分级制度。建议有关部门借鉴国外的管理经验,探索建立影视分级管理模式,组建“出版品评议协会”,对“耽改剧”以及其他类型作品进行合理分级,既要保护青少年群体不被错误引导,又要保障小部分群体的观影需求,以适应群体和需求差异。

3.强化宣传引导。可以利用报纸、电视、新媒体等媒介,广泛宣传“耽改剧”中存在的不良影响,积极引导健康向上的观影需求。同时,建立家校合作性教育体系,共同承担起青少年生理健康和性教育任务,尤其是对于沉迷于“耽改剧”中的青少年,提高他们的分辨能力,让他们认识到作品和现实之间的不同,回归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