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福建省光泽县司前乡干坑是一块未经开垦净土——有原始森林,有古老茶树,有大美风光。美如画的风景吸引了许多游客和摄影师慕名前来拍摄。

近日,一位大学教授来到干坑,我们邀请他来到演播室,谈一谈他对干坑的印象。

受邀嘉宾

朱清宇教授,一位来自浙江财经大学艺术学院摄影系的教师、专业纪实摄影师。出生于1964年的他虽然已临近退休,但是仍然在为教学工作奔波忙碌。这一次,他来到干坑,选择了南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红茶制作工艺(光泽干坑)作为主要拍摄对象,拍摄了许多有意境、有故事、贴近生活的照片,作为报道摄影和图片编辑课程教学的案例(文章底部附有摄影作品)。

问答速览(Q&A)

Q1:根据学校官网的公开信息,您不仅是一名大学的教授、讲师,还有在其他单位兼任职务,还有出过书,发过很多文章。您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您自己呢?

A:我主要是在我们浙江财经大学艺术学院的摄影系从事我们摄影专业的本科生的教学工作。我写的文章,出版的摄影的书,主要也是围绕着这一块展开的。除此之外,我是全国照相机械标准化委员会的成员,主要参与了国家标准的制定,以及国家标准的一些审定工作。同时,我也受聘担任国家认可认证委员会的专家,负责摄影实验室的评审工作。工作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摄影展开。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Q2: 据我所知,您来到干坑已经近一个星期了。我很好奇,您为什么要造访干坑呢?

A:我这一次本来是和我们浙江大学茶学系的陈老师约好一起来干坑。一方面来了解一下干坑这边正山小种红茶的生产制作的一些相关的情况,我是想从摄影的角度来拍摄咱们正山小种红茶的采摘和制作的过程。由于这一次不巧的是,我们陈老师临时有一些公务他来不了了,所以我就一个人来造访咱们干坑。我这两天跟随咱们的茶农,到大坑去拍摄了他们的采摘的过程,然后又到觉农的红茶的工厂,拍摄的工人们制作红茶的全套的工艺。咱们干坑优美的自然风光,秀丽的山水,也使我能够这个抽空来拍摄一下咱们的风光照片。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Q3: 我觉得就美丽风景而言,武夷山的茶山都是一垄一垄的,就美感来说,我觉得似乎比干坑要好看得多,您觉得呢?

A:应该这样讲。可能一垄一垄的茶山,在许多朋友的眼里也觉得是很美的。那么可能我在我们浙江也见得多了,因为我们浙江的龙井这个也都是一垄一垄的茶山。但是在我的眼中,我觉得干坑这种百年的茶树,这种在保护区里面的这个和自然融为一体的茶山,我觉得它更加的优美。为什么呢?因为它有一种原生态一种古朴的自然的感觉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Q4: 这几天来,您跟随拍摄了干坑红茶采茶制茶的整个流程。您作为摄影的“大佬”,我想问问您从艺术的角度来看,您觉得我们这个干坑红茶怎么样?

A:我印象非常深的是,咱们干坑的这些制作工艺非常的原生态,非常的传统。从采茶的茶园就感觉,这些天然野生的茶,非常的鲜活。和茶农和我们制茶的工人们接触,我觉得他们也非常的淳朴。因为我镜头里面表现的就是人和物,那么这些非常淳朴的茶农和制茶的工人,就为我的摄影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制作的工艺过程我觉得因为咱们红茶有一道像用木材烧起起的明火烟熏,烟雾缭绕的感觉为我的摄影提供了非常丰富的创作的元素。再一个,很多的像手工的这样揉捻的一些工序,使我的拍摄的画面就非常的生动和丰富。所以从艺术的角度,我觉得这种传统的制作工艺,会使我们的画面非常的贴近生活,非常的真实自然。这是我非常喜欢的。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更多摄影照片展示

此次到干坑,朱教授与茶农们几乎整天都在一起。随行拍摄时,朱教授尽量不干预被摄者,不破坏自然景观,只在他们不被察觉时按下快门,抓拍到被摄者的自然、真实、感人的形象。他的纪实摄影作品能够传达给读者以强烈的情绪,让读者透过张力十足的相片感受到人物的心情,进而引起共鸣。

注:图片由编者自行选取,画质经过压缩和裁剪。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
对话教授:我选择干坑作为摄影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