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再次筹备上“烤场”

老陈姓陈,家住在陈家山。

听起来像废话,实际上这山和他没半毛钱关系。因为我们都一样,是从晒口搬上来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

他家在顶楼,而且天台很宽敞,这才是重点。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早在五六年前,我们就试着用食用油、纸巾、木头来烤地瓜、土豆吃,不过结局基本是失败,要么没熟透,要么焦了黑了,要么没入味,只能图个乐。但随着几周前到瀑布林烧烤有了成功经验,我们很快地筹备了炉子、木炭、食材,准备这搞一顿烧烤,今天在老陈家天台付诸实施。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忙碌准备,三位师傅走上了天台。

灯光设计师:老何

烧烤得有灯,否则啥都看不见。

有一本十分著名的书上曾记载:“何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于是:

抢来老陈的iPhone 7 亮黑色 128G 五年不卡 Edition 作为光源;(老陈之前天天说iPhone7丝滑流畅还要再战两年,但换了华为Mate40Pro之后,转眼就说iPhone很卡)

切下可乐瓶子的下半部分,用作光源发散;

再叠上包装盒子,给光源增加反射;

最后接上充电宝,给电源效率78%的iPhone 7供电。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事实证明——这个灯,屁用没有。甚至还不如远处的霓虹灯呢……

陈师傅的“烤场”和“烤验”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关键时刻,还得看老陈的爹,也就是老老陈。(这张照片有亮点,自寻)

陈师傅虽然是第一次上“烤场”,动作却十分娴熟。

上“烤场”第一步:刷油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烤场第二步:撒粉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上“烤场”第三步:翻面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同理可得:刷油,撒粉,翻面~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烤验”:锡纸着火,翻车。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老陈老妈老张:从“三味书屋”烧到“百草园”

“三味”,那就是孜然粉、椒盐粉和辣椒粉。

这“三味”的组合,从放的先后顺序,到放的量大量小,组合千变万化,饮食之学问深不可测,我愿称之为“三味书屋”(有点牵强)。

老陈作为新手,使不好。尤其是烤玉米,缝隙里全是黑乎乎的料,一口下去,唇齿留粉。

但味道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对比上一次烧烤甚至没烤熟来说……已经是真的很好了。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但在搞“三味”这件事上,还是老陈的老妈——老张比较有发言权。

老张一出马,便知有没有。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上“烤场”:从百草园烤到三味书屋

自从老张加入了我们,从荤菜吃到素菜,味道都有了一个层次的提升。

有点难受的是,老张一直嘱咐我们要多吃青菜,把小白菜、金针菇之类的都烤了给我们。

于是,我们本来准备“纯肉宴”,现在吃回了素…

总结

“五年搞烤,三周模拟”,这一次的烧烤行动是比较成功的,起码每个东西都烧熟了。

而且吃得比较体面…之前我们调侃说“吃一根,窜一天,睡觉都在卫生间”。

截止目前,没窜,这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