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回答:如何看待“央媒: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

当前,未成年人网络沉迷现象普遍,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造成不可低估的影响。文章将网络游戏比作新型“毒品”,并点名批评了《王者荣耀》游戏。

——央媒《经济参考报》文章《“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
我的回答:如何看待“央媒: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

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当前,这份文章已被删除,很多网页已打不开。《经济参考报》将文章改名为“经参调查·锐度|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去除了“精神鸦片”等词语。

先说态度:支持。

1.游戏市场的野蛮发展,不符合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被抨击无可厚非。

2.将游戏定性成“精神鸦片”未免太过分,不符合事实。

为什么不符合大多数人根本利益:

王者荣耀出一个皮肤,几个亿就赚进口袋。普罗大众花时间玩他游戏、给他流量、帮他赚钱,民众自己却亏了,投入了时间,却没有收益。(有人说有精神收益,我觉得没有。玩优秀的3A大作也许能获得一些感悟,学习一些知识,得到一些升华,而王者荣耀这类快餐游戏,除了一阵一阵的杀人和被杀的廉价快感,能学到的估计只有刺客李白、刺客韩信这类对生产力毫无用处的知识。)常看见人说“你管不好自己的孩子,怪游戏干什么?没有游戏,难道他就会读好书了?”这是一种典型的假两难推理,实际上孩子的发展并不止受到一两方面的影响,也不只有“读得好”与“读得不好”两种答案。否定环境的影响力,片面宣传人的主观能动性,属于理想主义,不符合现实。

一些其他的话

看了知乎好多答案,瞎胡扯的好多,借题撒气的也好多。。。

有的从《毛选》《邓论》及各类文集里,掐头去尾找段话出来,什么答案都能用这句话往上套,没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样不对。

有些答主就把游戏市场的矛盾转向生育率(性别矛盾)、上升通道(阶级固化)、烟草(税收来源)等方面。不可否认,这样很容易引起争论提高热度,但这很不道德,顾左右而言他,还指桑骂槐,莫得意思。

我举个例子

比如“老百姓喜欢,你算老几”。

这是周恩来同志当年评论川剧时说的,原文是“人民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批判的是当时文化部一个高级干部“川剧落后,得罪了四川人”的言论,我们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看似,这句话完全可以套用在游戏的身上。

“人民喜闻乐见游戏,你某些部门不喜欢,你算老几?”似乎完美还原了当年的场景!

但是,如果再换一个主体,比如换成鸦片,这句话完全就不对了。

“人民喜闻乐见大烟,你林则徐不喜欢,你算老几?”

清末,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大烟吗?在现在看来,似乎是不喜的,历史书告诉我们,人民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但是,如果人民均不喜,又何来鸦片误国,东亚病夫之说?

在帝国主义入侵和压迫下,人民喜也得喜,不喜也得喜!你不喜,你隔壁的喜;你村不喜,你隔壁村的喜;你自我约束再好,哪天有人骗你吸上几口,你也是成了瘾。更为可怕的是,还有铺天盖地的宣传告诉你:大烟可不是什么坏东西,它可以治病,是上流社会趋之若鹜的好药材呢!

因此不难看出,使用“人民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这句名言的前提是:这东西对人民有益。否则就如同毛主席说的“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

有人问:游戏对人民无益吗?作为一种娱乐方式,它拉近了社交距离,创造了无数的GDP,还提供了很多就业岗位呢!

所以很奇怪呢,在这就业压力这么大,国家追求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今天,游戏作为结合互联网、服务、技术的第三产业,不仅能够推动三产业发展,提供就业岗位,为上下游创造很多价值,国家为什么要抨击它?

我们继续拿大烟来说

援引百度百科:“主要用途是在医疗上,在药物中仍有应用,如阿片粉、阿片片、复方桔梗散、托氏散、阿桔片等,主要用于镇咳、止泻等。每年进口数依各国所需要的数量于海关填写并缴纳药品进口税之后,海关才会同意输入。一般而言,输入的都是半熟鸦片。主要的医疗用途是麻醉及染色。”

按量吃,这是药;当饭吃,这是毒。

(1)
上一篇 2021年6月26日 上午12:54
下一篇 2021年8月8日 下午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