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耗效应,基层干部的苦大仇深

引言

基层对于国家而言,就像是神经系统的末梢,是与群众接触最为紧密的广阔天地,也是执行政策、落实工作的最后一环,更是展现国家精神面貌、发展势头的一面镜子。基层干事热情高、工作落实好、政策有成效,国家的发展就有生气;反之,则是政策架空,发展停滞,怨声四起。近期,“公务员降薪”“基层减负”“取消招聘政府基层公职人员”等热门话题频频冲上热搜,青岛平度王丽事件、杜西沟透水事故等事件暴露的基层治理的问题更是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当官的不知道天天忙什么,做汇报、开大会,就是唱高调:民生大改善了,经济大腾飞了,感恩国家、感恩社会了,而我的生活一点也没见好,真是见了鬼了!”——我的一个朋友如是说。

为什么政府“动作”频繁,群众获得感却不强?为什么许多人赞同公职人员降薪,干部却感觉委屈?为什么基层叫苦“人手不够”,上级却停招人员?为什么呼吁了几年的“基层减负”,却越减越负?

答案是:内耗效应

内耗效应指在群体心理学中,人们把社会或部门内部因不协调、或矛盾等造成的人力、物力等方面无谓的消耗而产生的负效应现象。——百度百科

简单来说:投了精力,没做成事;或者做成了事,没有实际效果,就是内耗。

对于一个单位而言,人力、物力、财力有限,单位时间内能调动的资源只有那么多。如果没有形成合力,没有落到实处,没有给群众以正向反馈,那就是“凭空消耗”;如果甚至给群众“你在演我”的感觉,那么就不免引起反感和声讨。做工作没有获得感、幸福感、满足感,干部自然而然地,会表现出不爱干活、积极性不高的表象,而透过这些情绪的表象,深究其原因,就是内耗过大

“内耗效应”体现在哪?

一、机构空转

以县级融媒体为例。

县级“融媒体”平台一般由传统媒体(广播、电视台、县级报刊)加上新媒体(公众号、视频号、抖音号)组成。

在短视频行业、聚合媒体的冲击下,几乎没有群众再订阅县级的报刊和电视台,部分电视台因为缺少广告收入,甚至不再投资独立的播出频道;电台观众也几乎都转入了如喜马拉雅、蜻蜓FM等互联网收听渠道,不再单独关注本地FM电台(物理电台存在收讯范围限制,收不到电波就GG了,完全无法与互联网FM比)。

这些失去了群众基础的“淘汰产能”应当被抛弃。但许多县并没有这样做,仍旧按老做法,设立考评标准要求乡镇供稿,这就导致了机构空转

假设县融媒体共有5人负责相关业务,县下辖10个乡镇,每个乡镇有1名宣传干事兼通讯员,下辖村按照工作量估算共有2名通讯员(这个数字只多不少,因为每个乡镇一般都有5-15个村),那么在县域内就造成了10*(1+2)+5=35个干部空转,这已经相当一个乡镇的编制数量的一半;同时,它还浪费了采编、报纸印刷发行、电台运营、新闻剪辑发行等大量经费及相关的社会资源。

更需要强调的是,因为不再需要对群众负责(因为群众不关注它了),这个机构可以按照个人的喜好、关系提出稿件要求,导致原本用30秒短视频,3-4句文案,50-70个字就能抓出来的新闻要素,需写成四五百字的文稿,还需和与其工作人员打好关系,才能印刷在没有人看的报纸上。

严重地说,这不仅是机构空转,更是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的温床,甚至可能滋生出腐败。

对于那些正直言实的新闻人而言,这是何等讽刺!

体制内许多工作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它们不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不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不代表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我戏称其为“三个不代表”),但是上下级政府“关起门来唱大戏”,却是有模有样。

二、基层失声

在压力型体制下,层层加压,层层加码,基层一线几乎无发声的能力。“高层在高潮,中层在乱搞,一线在苦笑”是很贴切的写照。

比如,“侠客岛”(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部公众号)2018年报道过一个扶贫项目,上级要求发动全乡镇贫困户到银行无息贷款5万元,发展产业脱贫。银行不乐意,说要贷款可以,但是得有担保;于是上级发话:“让村委会作担保!”

在上级看来,贫困户是弱势群体,又总是笑脸相迎,在印象中大多是勤劳人,只是差点钱,发展一下产业就能脱贫;村干部和贫困户都是“同村人”村干部又是扶贫的负责人,对贫困户情况知根知底,提供担保合情合理,并非难事。

按照某县10个乡镇,每个乡镇10个村,每个村10个贫困户来计算,一个县需要动员1000户人!而且,这涉及县、乡、村、户、银行五方的利益,难度可见一斑!如果只是做动员工作,还不算难事,但因为不存在还款风险(担保人是村委会),贫困户既不会拿钱做产业,也不会还钱,许多人拿钱消费、盖房,把坏账留给银行,把欠条留给村干部。

这样荒唐的政策一经落实,凭空增加了大量的沟通协调成本和时间成本,划转了村干部和乡镇扶贫干部的许多时间精力。

吊诡的是,2021年,这个项目又来了。乡村两级干部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办法,只能一拖再拖,不断打“拉锯战”。但谁也不敢往上反映,生怕惹怒了领导,换来一纸通报。

内耗效应,基层干部的苦大仇深

三、脱离群众

每个干部都知道密切联系群众的重要性,但现如今,年轻干部几乎不具备和群众打交道、做工作、啃骨头、拔钉子的能力(包括我)。

第一是群众本身出现了时代性变化。最为明显的是,这十几年来群众的权利观念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得到了启蒙,开始更多关注个人利益,但责任感却停滞不前甚至倒退,诉求各异,各有算计,“群众不群”。“群众”不再是单一的脸谱化标签,用传统的“讲政治”“顾大局”工作方法来劝说群众已然行不通,但很多干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此出现了上下级信心不对称情况,许多“群众工作”成为了无实际意义的内耗。

第二是权力分配制度对基层的影响。曾经,不论是收公粮,还是村集体资产处置,乡村干部有资格也有权力与群众商讨,乡镇在一些不涉及原则的事务上还有一定处置权力。但现在,一切按照上级安排部署严格执行,否则就可能换来通报,基层失去了在政策中闪转腾挪的能力。无权便无威,干部缺乏下村的动力,村里也没有与干部对话的动力,干群相离则成为必然。有时不得已必须下村入户做工作,也只是解释政策、安抚群众的内耗行为,很难推动事件得到实质性解决。

第三是错误政绩观念对干部的影响。不论文章写得多么优美,堆砌多少辞藻,文笔多么华丽,都不会对民生与经济发展起直接促进作用。但对于许多工作而言,把文章写好,把材料做好,把关系打好,是接受上级考评的“三好”。至于工作落实到不到位,群众是不是满意,既无具体数据参考,又不可能挨家挨户调研,只要没有群众闹事上访就算过关。在这种导向下,“事情做好不如材料写好,群众满意不如领导满意”的思潮不免成为主流:做好“笔杆子”,当好“酒蒙子”,就是谋求“进步”的“好法子”!谁去当农民的儿子?

如何解决“内耗效应”?

一要提高政治站位。各级各部门要把解决“内耗效应”当作最重要的工作来抓,切实落实“一把手亲自抓、分管领导具体抓”的工作格局,坚持刀刃向内,强化责任追究,坚决从严打击搞内耗的行为,强化协调联动,着力解决导致内耗效应的突出问题;要以内耗问题为导向,精准施策、逐个突破,有效降低内耗效应影响,确保“反内耗”专项行动取得实效,为我县建设全省无内耗发展的示范区、融入十四五发展大局作出新的贡献。

二要突出工作重点。各级各部门要加强整体谋划和统筹协调,做到重点突出、忙而不乱、多而不杂,进一步提高工作的效率和效果;要充分考虑地区差异,因地制宜地设立反内耗方案,注重把握“识别准,措施准,关心准”的“三准”原则,杜绝“一刀切”的做法;要建立健全相关制度,明确分工职责,积极推进“反内耗”工作进程,为“反内耗”专项行动提供制度保障。

三要狠抓工作落实。各级各部门要全面学习对标,在比学赶超中推进我县无内耗发展。要学习对标思想境界,在更高层次上推进内耗大解放,大力实施“无内耗”战略,奋力跑出发展的“加速度”。要学习对标无内耗型城市转型,始终保持战略定力,在“腾笼换鸟”的阵痛中实现“凤凰涅槃”。要学习对标科技创新,高标准高质量打造“无内耗创新城市”。要学习对标内耗环境,深化“无内耗”改革,打造“内耗最少、效率最高、质量最优”的国内一流内耗环境品牌,真正将对标城市的先进经验转化为我市的具体行动和实际成效。

请大家参照落实,散会!(狗头保命)

(0)
上一篇 2022年1月2日 下午7:34
下一篇 2022年2月11日 下午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