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摘下了高贵的头颅

两颗头颅被摘下来放在路边。

我仔细端详这一对兄弟,长得实在不敢恭维:阿凡达颜色的脸,光滑的大脑门折射着阳光,鼻子只剩下一个圆形的洞,狭长的黄色的丹凤眼,厚重的上嘴唇,圆得不能更圆的大嘴,差不多有鼻子的四五倍大。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两兄弟,丑得出奇地一致。

丑归丑,这两张饱经风霜的脸上,深浅不一的刀疤,或大或小的伤口,有些已深入肌理,是他俩高贵的象征。桀骜不驯,冲锋在前,这是他俩的宿命。

这两颗头颅还没被摘下时,我看见七八个人围着他俩,于是凑上去看。

大都是四五十岁的农村男人,有的穿着套头衫,有的披着迷彩色的秋服,其中一个年轻的瘦猴,穿着单衣,头发散乱,手里拎着一个工具箱。

“老主顾了,80块吧。”瘦猴从箱里拿出一把手电钻,在手里掂了掂。“得要从这里开始”,他向套头衫使了个眼色,指了指可怜的兄弟的鼻子。

他拨了拨扳机,手电钻欢快地转动起来,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的噪音。手电钻底部接着矿泉水瓶大的电池,应当是24V的电压,威力不小。

看哪,可怜的兄弟,早就吓得不动弹了。我看他也想争辩几句,自己曾经为主人立下汗马功劳,大头大头,风雨不愁,人家有伞,你有我大头。

可惜,物是人非,套头衫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还是定了价格。瘦猴饶有意味地用食指的关节敲了敲兄弟,感受着力的相互作用,那么一敲,震得他指骨生疼:“呵,还挺不赖呢”。

准备开工,套头衫有点舍不得起来,摸了摸兄弟蓝色的面颊,“可惜了,可惜了”。

瘦猴有点不耐烦:“要弄就麻利点,等下把条子引过来,保准有你好果子吃。”

套头衫从怀里摸出几张票子递过去,瘦猴白了他一眼,下腰开始干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升到了半空,瘦猴手上活儿不停,套头衫又热又急,脑门上沁出了汗珠,不断催促着瘦猴。

手机响了,电话那头是个女人劈头盖脸的叫骂。

“怎么回事,搞个三轮车年检,怎么都10点多了还不要回来,死哪去鬼混了?”

“我们加装的挡雨棚是非法改装,不拆过不了年检啊!”套头衫悻悻地说。

他被摘下了高贵的头颅

原创文章,作者:STEVE,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inecloud.com.cn

(1)
STEVESTEVE
上一篇 2022年 11月 8日 上午3:52
下一篇 2022年 11月 20日 上午12:13

相关推荐

  • 越过夕阳的窗

    金色的光辉照耀大楼的外墙,我从大楼窗户上看见了夕阳。这是一个很艺术的角度。有时我也直接与它对视,看着橘色的大饼挂在地平线上,很快将被完全吞噬。我喜欢摄影,但相机的自动测光功能总是不够智能,容易把这样…

    2023年 11月 1日
    469
  • 两杯纯茶

    才走到店门口,就听见店里小哥热情地吆喝起来:“绿茶和四季春茶一杯,少冰少糖,加脆啵啵!”他知道是我来了,“哥哥,这边扫码付款。” 两杯纯茶八块钱,各加一份脆啵啵,拢共才十块,既满足了我的嘴巴,又不损害我的…

    2023年 10月 30日
    261
  • 我如何面对不可避免的死亡

    致信 亲爱的家人、朋友们: 死亡是人的肉体不可避免的结局,身后事是我们作为人的最后的一份自由。为此,我写下这份文档,阐述我对死亡的认识和各项安排。 我志愿成为一名纯粹的马克思主义者,当我的意志消逝,我便…

    2023年 3月 6日
    371
  • 王小波:不仅会说情话,还会写代码

    从相识初期时王小波俏皮的问候“你好哇李银河”,到相恋过程中两人思想上的不断摩擦,消弭隔阂,相坠爱河。直至后期与友人书信时,末尾短短四字却始终固有一席的“山妻问候”……他对待爱情足够真挚、热烈,他们的爱情令…

    2022年 4月 11日
    333
  • 我奋力眨巴着眼睛

    我奋力眨巴着眼睛,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多。从零星几点,到串联成片,我甚至看到了银河——我想那应该是银河。 一次眨眼就是一次快门,一帧影像。可惜内存有限,我把幼时的记忆丢了大半。唯独不见一丝云彩的夜空,密密麻…

    2023年 10月 28日
    187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